首页 > 金融 > 正文

债市投资到了抄底的时候?

2017-05-03 07:00:00     国际财经界   李雷  

4月,银监会对市场加强监管,债市收益率在“三套利”、“四不当”的调控口号中节节升高,上涨幅度甚至超过去年底。一个月时间内,二级市场上,10年国债、10年国开债到期收益率从3.3%

4月,银监会对市场加强监管,债市收益率在“三套利”、“四不当”的调控口号中节节升高,上涨幅度甚至超过去年底。

一个月时间内,二级市场上,10年国债、10年国开债到期收益率从3.3%、4.0%左右,各自上行数十个BP至约3.5%、4.2%的水平;信用债收益率涨幅更大,3年期AA+中票到期收益率升破5%,创过去一年新高;一级市场亦大受影响,大量信用债取消发行,国开债、铁道债取消发行又现,少数信用债的发行利率甚至超7%。

收益率上升的同时,债市的投资价值也在逐渐显现,而在债市投资上颇为低调的保险公司,有可能成为这轮调整中的大赢家。

险资或又成赢家

2016年,在货币政策相对宽松的背景下,投资者通过加杠杆放大收益的做法较为普遍,今年,投资者则需要抛弃这一策略。

中信建投资产管理部执行总经理吴浩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:“去年杠杆高,因为一层资产的收益率只有4%,再加杠杆也只能到4.5%;而今年一层资产即可配到5.5%左右,由于今年资金面始终会很紧,去年常规的杠杆交易策略已失效,甚至为收益负增强效果。”

包括吴浩在内的数位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,现阶段,对于流动性管理压力较小的机构而言,尤其是保险公司,债市配置价值凸显。

“对流动性压力小、追求长期收益的机构而言,各类债券目前都存在投资机会。”吴浩称,现阶段的市场让他想起2013年下半年的债市,“银行、基金、券商等均过得较为艰难,但保险行业特别开心,7%以上的债券比比皆是,彼时保险公司在债市开启‘扫货’模式,奠定了他们后面三年的舒服日子。”

吴浩续称,一季度国内经济数据比较稳定,工业增加值数据超预期,但这是去年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的滞后表现,“二、三季度经济稍有回落是比较大的概率,基本面有望对债市形成支撑,收益率处在顶部的区域,不会再大幅波动。”

北京一位保险资管部门投资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,目前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具有较好的中长期配置价值,收益率往上空间不大,但她同时强调,“中低等级信用债调整压力较大,债市整体交易性机会还需等待超调或者基本面的拐点。”

“超调的关键触发因素还是金融监管政策的超预期,基本面的拐点,三季度概率更大些。”她说。

另一保险公司投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,现阶段长债的配置价值凸显,其所任职保险公司也在加大配置力度,“保险、银行也在跟基金公司成立长债专户”,可能还没到“扫货”的程度,但这样的趋势较为明显。

银监会监管动向成关键

数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市场人士均表示,随着4月份银监会一系列监管措施的出台,银监会的监管力度,成为投资者需要密切关注的债市变量。

“目前利率债有阶段性机会,主要是存在于监管压力‘换挡’期间的喘息。但6月是MPA考核压力最大的时候,不要对利率债的反弹抱有过大期望。”富滇银行理财银行部投资经理谭松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,信用债则不甚乐观,一是流动性缺乏,二是MPA压力之外,“银监会‘统一授信’的大招还没放,如果放了,信用债还得承受更大压力。”

尚未落地的监管措施还有不少,“统一授信”、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考核等措施,都备受市场关注。

“4月份市场已经是一轮超调,银监会一系列文件密集出台,对市场冲击较大,近期决策层的会议就进一步强调要防范系统性风险。”北京一位券商固收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未来监管部门出台措施的力度有望趋缓,以减缓对市场的冲击。

中金公司最新研报称,近期中央政治局会议新提出了“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”,同时要求“扩大直接融资”、“加强政策协调”,这些政策提法均为政策执行的力度留下余地,加强监管协调有助于降低极端情况发生的概率。(编辑:马春园,邮箱macy@21jingji.com)

分享到:
网友评论
正在加载评论...